虎牌娱乐数字报
返乡务工创业有了“压舱石”
■本报记者 傅洛炜 本报通讯员 许 毅

  在今年春运的高铁列车上,外出务工者看到家乡发生的巨变,准备回乡务工或创业的人越来越多。家乡通高铁提供的诸多新机遇,成为他们坚定回乡创业的“压舱石”,务工回流促家乡发展渐成新趋势。在贵阳北开往毕节的C5946次列车上,就有一群摩拳擦掌、跃跃欲试想回乡创业的热血青年。

  

  1月10日9时,贵阳薄雾弥漫,寒气袭人,但在贵阳北开往毕节的C5946次列车上,几名返乡旅客正聊得热火朝天。回首外出务工的坎坷经历,谈起家乡近几年的发展变化,尤其是面对家乡通高铁带来的新机遇,他们觉得回乡务工或创业有了“压舱石”,喜悦与豪情溢于言表。过去与未来思想碰撞引发的故事与梦想流淌在暖意浓浓的车厢。

  45岁的罗朝明戴着标有“志愿者”字样的红色鸭舌帽。这位毕节大方土生土长的农民,操着乡音十足的普通话,讲着他的打工故事。20年来,他靠练就的电焊技术揽活养家,在2020年新春,家乡有了令他满意的新工作。

  “月薪是4000元加提成,差不多能拿到8000元至12000元。这跟在外务工差不多,还能照顾老人和小孩。”罗朝明一脸兴奋地说。毕节通高铁后,经济发展前景看好,就业机会更多了,今年春运回家后,他决定在家乡务工。

  4年前,罗朝明曾返乡。当时,家乡几乎没有成规模的企业,偶尔揽到活,待遇也不高。父母年迈,一双儿女嗷嗷待哺,罗朝明只得选择重新外出务工。

  有一年,远赴异地的罗朝明好几天没找到工作,只得窝在一座废弃的厂房里,吃坏肚子的他晕倒在街头,被公益组织的志愿者救助,还帮他找到了做电焊学徒的工作。罗朝明后来也加入一些公益组织做志愿服务。

  寒来暑往数载,罗朝明逐渐成长为资深电焊工,可以在焊接的物件上随心所欲雕龙画凤。活也不愁找,有时还会应接不暇,但是他常年在外,无法照顾家人。

  “尊重技术、尊重经验,是我们外出务工人共同的认识。”罗朝明身旁的毕节同乡赵享接过话茬,“年后我也不打算出去了,一起长大的发小准备办个漆器厂,让我和他一起干!”

  贵州大方的漆器历史悠久,过去受到交通和文化等因素的制约,确实存在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的困境。如今,家乡通了高铁,许多跟赵享一样的青年嗅到了前所未有的商机,一个个摩拳擦掌、跃跃欲试。高铁为回乡创业的他们添加了一块“压舱石”。

  列车飞驰,车窗外呈现出毕节的山峦和村庄,这片曾被家乡人慨叹“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”,正悄然发生着改变。9时50分许,赵享站起身,收拾行李准备下车,一抹冬日和煦的阳光透过车窗,洒在他轮廓分明的脸庞上。

  该趟列车列车长杨汉美讲,在值乘途中她有一个发现,在亲情和乡情的召唤下,越来越多的贵州籍外出务工人员正源源不断地回流。

  杨汉美来自四川宜宾,出落得很水灵,举手投足颇显干练。今年是贵州开行高铁的第6个年头,杨汉美先后值乘过贵广、沪昆和成贵高铁的列车,对乘车旅客的变化颇有体会。近几年,她发现,寒暑假走出大山的留守儿童多了,平日坐高铁逆向探亲的老人多了,乘高铁跑通勤的人多了,返乡大潮中愿意分享个人故事的人也多了。尤其是去年底成贵高铁开通后,她觉得成贵高铁上的旅客想回乡就业、创业的最多。杨汉美过去认识的几名打工者,有的通过多年的努力成长为企业家,在回报家乡的情绪感染下,有着强烈的返乡创业期望。

  “他们那份‘返乡一人、带富一方’的激情,也激发了我们工作的热情!”杨汉美抿嘴笑着说。